「華人戴明學院」是戴明哲學的學習共同體 ,致力於淵博型智識系統的研究、推廣和運用。 The purpose of this blog is to advance the ideas and ideals of W. Edwards Deming.

2016年4月28日 星期四

又一篇:The trouble with GDP


四十幾年前,名建築師姚先生在學校就發行報紙/刊物「大師傅」。
經濟學或任何事物的"衡量",總是只在該指標所界定的目的、範圍、過程可能有效。即使在企業或工廠等成熟的個體經濟學,許多指標/績效 的衡量,都還需要更全面、平衡的系統考量。近年來,關於GDP指標的限制和可能的誤導,文章和書籍漸多,值得所有的人警惕與思考。
《終於,我敢說以 GDP 量測經濟繁榮程度,是錯的》
這星期的「經濟學人雜誌」明白的表達,世界各國,不該再以 GDP 做為衡量一個地方的經濟繁榮程度的指標。
我當然不是專家,但是,多年來,到處旅行的觀察,讓我深覺,GDP這個評估系統,一定有問題。
GDP是不好的量尺,抓著GDP測量,就如同拿了英呎,錯誤以為是公尺,結果,得到許多錯誤的資訊,並以錯誤的資訊,做出錯誤的判斷一樣。
管理者/領導者,應該深入現場,以「感受與觀察」,做為決策的判斷基礎,不該坐在會議桌前,一群人看著數字,診斷下藥。
沒有讓病人出現在面前,仔細探詢觀察,只憑健檢資料,就判斷病情病因,大概不會是好醫師該做的事。
好管理者的能力,是以感受力、以觀察力、以想像力,定義眼前的問題,然後,找到有能力解決問題的人,放手讓他(她)去做。
不只這樣,持續觀察、持續感受、持續想像,如何能讓自己管理的範圍,變得更善、更美、更好。
如果您有興趣,請連結下面文章閱讀:
http://www.economist.com/…/21697834-gdp-bad-gauge-material-…



The modern conception of GDP was a creature of the interwar slump and the second world war. It's no longer fit for purpose
Gross domestic product (GDP) is increasingly a poor measure of prosperity. It is not even a reliable gauge of production
ECON.ST

2016年4月23日 星期六

福斯作弊醜聞在美國達成和解;VW admits to second illegal device in 85,000 Audi engines大眾近10萬輛汽油車虛報溫室氣體排量;福斯未完全吐實;大眾醜聞與德國企業文化 Volkswagen reels from US investigation into alleged cheating 柴油引擎檢驗造假抓包:shares were down 21%


觀念座標

※ 2016.04.23 經濟 ※
福斯作弊醜聞在美國達成和解
針對德國福斯柴油車環測造假的醜聞,星期四(4 月 21 日),福斯在美國法院設下的最後時限內,在舊金山和美國達成基本和解協議。基本和解內容包括,對近 58 萬受害者提出「實質賠償」(substanzielle Entschädigung),若無法在技術上改善以符合規範,福斯將購回自家所產近 50 萬輛 2 升柴油引擎汽車。目前尚不明朗的部份,是福斯集團該如何賠償美國政府。
關於「實質賠償」,根據德國媒體《世界報 die Welt》的說法,被裝上作弊裝置(defeat device)車子的車主,每位將可獲得 5000 美元的補償。根據《dpa》的消息,根基和解內容,預估福斯至少將付出 164 億歐元,這比原先預估的賠償金額多出100 億歐元——福斯在去年九月時,已準備 67 億歐元的和解金。
這個和解條件,預計將是福斯集團歷年來最大的損失。福斯集團預計在預定本週公佈 2015 年的財務報告。
為平息整個作弊醜聞,福斯可能將付出更多金額。在舊金山達成的和解內容,是針對消費者的部份,福斯汽車還因為違反美國環保規範而面臨司法刑事訴訟——這筆罰金預估也將高達數億美元。此外,這份和解內容僅針對 2 升柴油引擎,還不包括其他在幾個月前發現可能也有問題的 3 升柴油引擎,這樣的車子數目約 9 萬輛。
由於美國的法律制度在高額罰金和補償金的情況下,允許集體訴訟。但德國卻沒有相對應的制度,《萊茵郵報 Rheinische Post》轉述,北萊茵—西伐倫邦的消費者部長雷門(Johannes Remmel)希望推動修法,能夠讓像是消費者協會代表受害者們來求償。因為相較於美國,德國受害車主沒有取得實質補助。福斯集團發出的聲明稿中也寫道:「在美國達成的協議成果將不會影響到美國之外的法律訴訟結果」。
※ 2015.09.24 汽車工業 ※
福斯醜聞恐殃及其他車廠,德國製造名聲岌岌
http://on.fb.me/1TxJdP8





It seems difficult for Volkswagen to contain its troubles over the emissions scandal.
(Picture by Bloomberg)



Carmaker concedes it failed to notify US regulators of software
ON.FT.COM

大眾近10萬輛汽油車虛報溫室氣體排量1105

德國交通部長多布林德(Alexander Dobrindt)向聯邦議院表示,涉及二氧化碳排放量作假的大眾汽車也包括9.8萬輛汽油車。
(德國之聲中文網)大眾公司週二晚表示,大約80萬輛車的二氧化碳排放量與產品規格不一致,其實際耗油量因此會超過車主的​​估計。這些車大多是柴油車,但也包括“少量”汽油車
迄今為止,尾氣門僅僅涉及大眾操縱有害氣體的排放數據。二氧化碳對人體無害,但卻是最重要的溫室氣體,也是造成氣候變暖的“元兇”。在艱苦的談判後,歐盟過去幾年對二氧化碳排放值作出了更為嚴格的規定。
德國政府加大施壓
在大眾承認新問題後,德國政府加大對大眾及其新掌門人馬蒂亞斯·穆勒(Matthias Müller)施壓。德國交通部長多布林德週三在柏林表示,大眾必須徹底查清該事件。政府發言人賽伯特(Steffen Seibe​​rt)也呼籲大眾全面澄清問題以及進行結構改革。下薩克森州是大眾第二大股東,擁有20%的大眾股份,同時屬於該集團領導層。賽伯特同時表示,目前沒有理由懷疑大眾董事會和監事會的構成。
Deutschland Bundesverkehrsminister Alexander Dobrindt - VW-Abgasskandal
德國交通部長多布林德(Alexander Dobrindt)11月4日在記者會上回答有關尾氣門的提問
下薩克森州長威爾(Stephan Weil)通過辦公室發言人對大眾新曝光的違規行為表示極大震驚和擔憂,並稱將更多去了解調查進程。在美國環保局本週已宣布大眾旗下大排量柴油車同樣安裝了操作尾氣測試數據的軟件,其中包括保時捷卡宴的消息之後,保時捷宣布暫停卡宴在北美地區的銷售。對於保時捷前總裁馬蒂亞斯·穆勒是不是擔任大眾總裁的正確人選的問題,下薩克森州發言表示現在討論該問題還為時過早。
交通部長多布林德指出,大眾必須在不對用戶造成負擔的情況下解決該問題,增加透明度。德國經濟部長加布里爾認為大眾承認二氧化碳排放值有問題表現出該公司的徹查決心。
在美國召回車輛
本週三,大眾在美國的子公司宣布因凸輪軸的問題在美召回91800輛車,其中包括2015年和2016年產的捷達、帕薩特、甲殼蟲、高爾夫汽油車。

DW.CO​​M

保時捷捲入大眾醜聞叫停卡宴銷售

再曝“尾氣門”大眾反駁指責願意合作

大眾尾氣門愈演愈烈卡宴也捲入

排廢造假 福斯未完全吐實

被爆自製多套軟體 已作弊7年

1019
【廖育琳╱綜合外電報導】德國福斯汽車今年9月中驚爆造假醜聞,其柴油車以「減效軟體」美化廢氣排放量,全球逾1100萬輛車受影響。前天再有爆料者稱,福斯製作了好幾套減效軟體,用於4種引擎,期間長達7年,犯案程度比其日前坦承使用的2套軟體還複雜且嚴重。




德國福斯汽車9月中爆發之排氣造假風波持續發酵。法新社

路透前天引述福斯內部人士與美方調查人員的爆料,做出上述報導。醜聞爆發至今,福斯股票市值已失血至少約9200億台幣,還面臨約1.3兆台幣賠償的集體訴訟官司。福斯日前宣布削減約340億台幣投資預算,還考慮裁汰臨時工來削減成本。
揭露這起醜聞的關鍵,竟是美國西維吉尼亞大學一個5人研究團隊。 

租不起雙B改測福斯

團隊負責人是45歲工程師卡德(Daniel Carder),他跟2名同事帶著2名研究生,在2012年底開始研究車輛排污,原想測試賓士和BMW的柴油車,但因研究經費約155萬台幣,租不起雙B名車,才改租福斯。他們沒想到車上會有作弊軟體,事後也很訝異自己的研究引發軒然大波。 

上路時污染不會過濾

卡德團隊的研究在前年5月發布,之後美國環保署介入,發現福斯在旗下柴油車中植入軟體,讓車輛能偵測到正在進行空污檢測,然後自動開啟所有的污染物過濾系統,以符合檢驗標準。但其柴油引擎在實際上路時,並不會完全開啟污染物過濾系統,因此排放的廢氣遠超過法定標準,其中會導致氣喘等呼吸道疾病的氮氧化物,更是超標達40倍。 

福斯醜聞事件簿

◎2013年 西維吉尼亞大學研究發現,福斯柴油車實際排污超標40倍,福斯召修稱已解決
◎2015/05 美國政府再度檢測福斯柴油車,發現仍超標
◎2015/09/18 美國政府公布福斯用造假軟體欺騙空污排放檢測,要求召修48.2萬輛車
◎2015/09/22 福斯宣布造假影響全球約1100萬輛車,坦承使用造假軟體
◎2015/10/14 福斯坦承旗下柴油車裝有第2套減效軟體
◎2015/10/15 福斯宣布召回歐洲850萬輛問題車,德國政府要求福斯「強制召回」仍在德國上路的240萬輛問題車。台灣福斯也宣布自主召回計劃,會在未來數周及數月間通知約1.8萬名車主
資料來源:《蘋果》資料室 




2015年09月29日06:07 AM

大眾醜聞與德國企業文化


德國企業之所以強大,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其家族式地方性企業文化。但這一點是否也是個禍根呢?大眾汽車(Volkswagen)的麻煩與德國的企業風格有很大關係。在德國,企業往往是家族集團,它們一方面業務遍布全球,另一方面也帶有十足的地方色彩。
我們來看一下大眾在其汽車尾氣上造假、欺騙監管機構這件事。這聽起來不像是一家用精密尺子繪製草圖、用複雜計量器檢驗公差的世界一流企業謀劃出的方案,倒像是一家絕不允許離譜點子消亡(前提是這些點子出自足夠位高權重的人)的企業裡的菜鳥鼓搗出的方案。
德國是一個相信家族企業是其成功支柱的國家。在科隆、斯圖加特或弗賴堡周邊地區走走看看,你會發現成千上萬家這樣的企業。它們往往在挑戰技術的極限,花費很大力氣設計一些聽起來不像是產品、而更像是胡思亂想的東西:比如控製家庭能耗的智能儀表,或是能在一口鍋裡完成切菜、稱重和烹製整頓飯的機器。
但這些並非胡思亂想。它們是那些清楚德國以往的創新取得了不錯回報的冷靜商人所做的投資。人們認為,正是因為家族企業在投資時著眼長遠,這一切才成為可能。企業管理者押注時明白在自己有生之年不太可能收到回報,他們想的不是讓自己變得更富足,而是為子孫打下一片江山。
這些企業在家鄉紮根,依靠生活在這裡的人們,幫助所在城市建造公共游泳池、酒店或公園。作為回報,它們享有絕對的忠誠,並與百姓的生活建立起密切聯繫。遠道而來的訪客會發現,酒店經理能就當地的商業著裝要求提供建議(你可以不戴領帶——如今的董事會會議著商務休閒裝就行)。當企業主年滿60歲時,當地的樂隊會出來搞遊行演出,送上他們最美好的祝福。
但是,成功和忠誠也有弊端。這些企業往往由族長領導,他們控制著從重大投資決定到食堂供應的有機土豆的品牌等一切事務。他們是企業的統治者而非管理者,其中很多人不承認錯誤和失敗。
好也罷,歹也罷,大眾就是這樣一家企業。沒錯,文德恩(Martin Winterkorn)與大眾任何一位所有者都不是一個姓,但他在很多方面的行事作風就像是族長——在工作上投入很多時間、甚至在細枝末節的問題上也堅持自己的方式。大眾或許是世界最大的車企之一,但它同時也是德國國土上最後一個“公國”。
大眾總部位於沃爾夫斯堡,該市是由阿道夫•希特勒(Adolf Hitler)在大眾公司成立一年後創建的,大眾當時由保時捷(Porsche)和皮耶希(Piëch)家族管理,但歸德意志帝國(Reich)所有。二戰後,該家族和下薩克森州成為了主要股東。如今,外部投資者可以購買大眾的股票,但永遠不會擁有發言權。問題並不在於你是否是這份工作的合適人選,而是在於你是否來自正確的家族。
在《大眾汽車法》(Volkswagen-Gesetz,一部保障下薩克森州影響力的法律)的保護下,大眾公國在除“我們是汽車人”(we are car guys)之外沒有任何管理信條的情況下,闖了出去,打入了全球市場。
像昔日一樣,這個公國的統治者與他們統治的領土有著斬不斷的聯繫。大眾是當地的沃爾夫斯堡足球俱樂部(VFL Wolfsburg)的所有者,還經營著一家名為“汽車城”(Autostadt)的主題公園。它還是當地麗思卡爾頓(The Ritz-Carlton)酒店及其米其林(Michelin)三星餐廳的大客戶。
像昔日一樣,主事者也不會自願下台。要趕走他得靠鮮血和密謀。
本文作者為常駐柏林的商業記者
譯者/馬柯斯
VW and Germany's curse of provincial corporate culture - FT ...
companies are often led by patriarchs, who control everything from big investment decisions to the brand of organic potato served in the canteen. Rulers rather than managers, many do not accept mistakes and failure.For good or ill, Volkswagen is such a company. True, Martin Winterkorn does not share a surname with any of the owners, but in many ways he be­haved like a patriarch, working punishing hours and insisting on having his way even over tiny details. It might be one of the world’s largest car companies, but Volkswagen is also the last principality on German soil.
In depth

Volkswagen emissions scandal
VW emissions scandal'
The German carmaker is engulfed in the worst scandal in its 78-year history over findings it manipulated diesel emissions test data in the US and Europe to make its vehicles appear less polluting

Its home town, Wolfsburg, was founded by Adolf Hitler a year after the company itself, which was run by the Porsches and the Piëchs but owned by the Reich. After the second world war, the family and the federal state of Lower Saxony became the main shareholders. Outside investors can buy the shares these days, but they never have a say. The question is not whether you are the right person for the job. It is whether you come from the right stable.
Protected by the Volkswagen-Gesetz, a law that guarantees the influence of Lower Saxony, the principality of Volks­wagen has ventured out into the world with no management credo beyond “we are car guys”.
As in former times, the principality’s rulers are inseparable from the territory they rule. Volkswagen owns VFL Wolfsburg, the local soccer club, and runs a theme park called Autostadt. It is a big customer of the local Ritz-Carlton hotel and its restaurant, which has three Michelin stars.
And as in former times, the principal does not step down of his own accord. Displacing him takes blood and intrigue.
The writer is a business journalist based in Berlin


******

福斯(Volkswagen)的柴油車排廢數據造假醜聞震驚全球,同時重挫了福斯股價跌逾 40%,公司執行長 Martin Winterkorn 也因此下台,未來福斯更可能面臨高達 180 億美元的罰款和刑事訴訟。所以究竟是誰最先發現了福斯的數據造假呢?答案便是 45 歲的工程師 Daniel Carder,以及他在美國西維吉尼亞大學的5人研究團隊。



根據《CNBC》報導,Daniel Carder 的研究團隊在洛杉磯、西雅圖等地區進行福斯汽車上路的廢氣排放檢測,意外發現福斯柴油車上路後的排廢數據高於美國監管機關檢測到的數值很多,這份報告的結果在 2013 年 3 月完成。由於數據相差過大,起初研究團隊還懷疑是自己的檢測錯誤,但這份報告後來也被美國環保署 (EPA) 和加州空氣資源局 (CARB) 證實正確無誤,才因此踢爆了福斯排廢數據造假的醜聞。

Daniel Carder 表示,他們一開始也懷疑自己檢測出來的數據,數據的差異非常大,有些車上路時的排廢量比檢測高出 15 到 35 倍,有些則高出 10 到 20 倍。Daniel Carder 對於近期全球才熱烈討論此事也感到訝異,因為這項調查結果早在一年半前就公諸於世,不過當時則遭福斯質疑可信度。

Daniel Carder 的研究團隊當時測試的車輛有福斯的 Passat 和 Jetta,以及 BMW X5。與福斯不同,BMW 在上路測驗中表現非常好,排廢數據符合或低於檢測標準。

西維吉尼亞大學本來就是空污排廢研究的先驅,15 年前便首先開發出了可以檢測車輛上路排廢數據的技術。Daniel Carder 的研究團隊中有研究教授、畢業學生和學校職員。對於發掘出福斯數據造假的真相,Daniel Carder 表示其實並沒有感到太興奮,他當然不想看到空污造成環境污染,但也沒有一定要證明福斯數據造假的誘因。





福斯汽車聞明的柴油引擎爆發世紀大醜聞…
一個大學的研究團隊可以搞垮全球最大的汽車集團,
西方工業傑出的技術在於忠於工藝細節,不造假是基督教文明的基本價值。可惜,自以為聰明的福斯汽車可能難以翻身了!
【西維吉尼亞大學的研究團隊認為,汽車廢氣的排放量會受到車速、路況、車主使用習慣等因素影響,但 Volkswagen 氮氧化物排放量卻始終超標 30-40 倍,不像其他測試的車行進一段時間後,廢氣排放量會逐漸降低、最終低於標準值。
一 頭霧水的研究團隊也把 Volkswagen 的「異常」,告知美國環保局與加州大氣資源局, Volkswagen 接二連三出包引起了美國官方的重視,進而展開追查。或許 ICCT 與西維吉尼亞大學的團隊當時都沒想到,簡單的檢測無意中卻挖掘到這幾年來汽車產業最大的醜聞。】



謝金河VW對德國造成無法彌補的重傷害!
這兩天德國股市暴跌,全球股市又出現了小股災,尤其是22日德國股市暴跌377.85,全球股市再度出現恐慌殺盤,禍首居然是汽車業模範生福斯汽車(Volkswagen)!
VW被査到在1100萬輛柴油車中加裝Cheating Devices,這種軟體可以規避廢氣排放檢測,汽車製造商隱瞞車輛排放數據,且蓄意造假,這是汽車業空前大醜聞。福斯已宣布在第三季提列73億美元費用,福斯股價首日大跌19.8%,連續兩個交易日下跌35%,福斯股價最慘跌到109.8歐元,如果從今年最高的269.25歐元起算,股價已重挫59.25%,福斯汽車市值最高一度達1485億歐元,如今只剰605億歐元。

褔斯股價重挫,德國股市也跟著大跌,福斯汽車對德國經濟已造成無法彌補的傷害。德國是嚴肅的民族,如今大汽車製造商居然也會作弊,這對德國製造業的傷害,實在無法用金錢來衡量。其次是全球汽車業陷入信任的危機中,大家會用更嚴格的標準來檢驗汽車廠的配備,福斯醜聞使消費者對汽車業的「信任」再度出現問題!這是全球產業最沈重的一課。


福斯排廢造假醜聞 令「德國製」蒙塵
作者:天下編輯部編譯 2015-09-23 BBC

汽車和環境,是德國最在意的兩件事情,也幾乎是德國的標誌。因此當德國人發現他們國家最大的汽車製造廠在這兩件事情上面竟然欺騙了他們,那種震驚的程度,就像英國人突然發現女王在馬術比賽中作弊一樣。



德國一家報紙指稱,福斯排廢造假,是「汽車工業歷史上最昂貴的愚蠢行為。」

說它愚蠢,是因為操縱排廢數據來增加銷售,只會被視為消費者願意花更高的價錢購買他們以為是比較綠色的車子,結果被福斯狠狠甩了他們兩巴掌。

說它昂貴,自從事件爆發。福斯的股價短短兩天已經跌掉超過三分之一,市值蒸發超過兩百億歐元。這還不算福斯可能會在美國面臨180億美元的罰款,以及因此而賠掉的商譽損失,和往後減少的銷量。

福斯在柴油車上造假,聽來尤其瘋刺。因為福斯向來標榜最具環保意識,其「清潔柴油車」以同時能夠做到「對環境更友善、馬力更強」為榮。結果美國超過五十萬輛的車主發現他們開的車原來排放的廢氣是美國規定的上限的40倍。

而福斯今天承認排廢不實的車子多達1100萬輛,全球都有。則毫無疑問的,這場風暴一定會跨出美國,燒向全球。

在德國,一輛汽車不僅僅只是裝上四個輪子的金屬盒子。在福斯的故鄉Wolfsburg的人,尤其清楚。

在Wolfburt,幾乎一半的人口是福斯的員工,在這城市裡,無論你看向哪一方,幾乎都可以看到福斯的廠房和福斯的旗幟在飄揚。拜福斯所賜。Wolfsburg是德國人均工資最高的地方,

德國汽車一直是德國人的驕傲,它代表了可靠、技術優良、工藝精湛。汽車甚至是德國經濟最強有力的支柱。汽車也是德國單項出口金額最高的產品。在德國,每七個德國人就有一個,他的工作直接和間接與汽車工業有關。





「德國製」一直是人們願意花比較高的錢購買、代表品質值得信賴的標誌。如果這個形象是經過操縱和造假而來,它對整個德國經濟的打擊,早晚會顯現。


The Economist
For Volkswagen, an $18 billion fine for fiddling emissions tests is not the only worry; investors have other things to be spooked about:http://econ.st/1LJbIUr



ON SEPTEMBER 21st, the share price of Volkswagen (VW), the world's largest carmaker by units produced, fell by 17% in just one day. Investors dumped the firm's...
ECON.ST

ft
Allegations over cheating on diesel vehicles’ emissions tests will in theory cost Volkswagen up to $18bn in fines. But the damage to VW’s brand — defined by perceived virtues such as trust, engineering excellence and fuel economy — is perhaps the most serious risk to the company.
Read more - Comment: VW emissions scandal is reality’s revengehttp://ft.trib.al/um1QJtY



Analysts say vehicle emissions probe by regulator could prompt...
FT.TRIB.AL
High quality global journalism requires investment. Please share this article with others using the link below, do not cut & paste the article. See our Ts&Cs and Copyright Policy for more detail. Email ftsales.support@ft.com to buy additional rights. http://www.ft.com/cms/s/0/5a82376e-604f-11e5-9846-de406ccb37f2.html#ixzz3mSMfZIpNAllegations by a US regulator that Volkswagen breached environmental legislation by cheating in diesel vehicles’ emissions tests threaten to plunge the German carmaker into its biggest crisis in a generation.
“There is no way to put an optimistic spin on this — this is really serious,” says Max Warburton, analyst at Bernstein Research.

High quality global journalism requires investment. Please share this article with others using the link below, do not cut & paste the article. See our Ts&Cs and Copyright Policy for more detail. Email ftsales.support@ft.com to buy additional rights. http://www.ft.com/cms/s/0/5a82376e-604f-11e5-9846-de406ccb37f2.html#ixzz3mSMmKBw7
VW’s shares fell 18.6 per cent on Monday — the third largest decline ever — as analysts struggled to put a price on the US scandal. Europe’s largest carmaker could face a multibillion-dollar fine, plus the cost of recalling and refitting 482,000 vehicles. There is also the possibility of lawsuits over the affair.
Questions are being raised about the future of Martin Winterkorn, VW chief executive, as investors seek clarity on whether the company’s problems are confined to the US, or could have occurred in other regions. The German government on Monday suggested it would investigate the matter.
Investors also want to know if other carmakers have been engaged in similar practices to VW — the share prices of several automobile manufacturers fell on Monday. There is a growing sense of distrust about carmakers’ statements on the performance of their cars, partly because some have been fined by regulators for misleading comments on fuel efficiency.
The 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said on Friday that VW installed “defeat device” software on its diesel cars that meant they would activate emissions control systems for testing, but thereafter the vehicles could release nitrogen oxides at up to 40 times the permitted level.
Defeat devices are illegal in Europe and the US, and Germany’s other leading carmakers sought to distance themselves from the scandal. BMW and Daimler said the accusations made by the EPA did not apply to them, and their shares recovered some of earlier falls on Monday, although both stocks still closed down.
Perhaps the most serious risk to VW is damage to its brand — defined by perceived virtues such as trust, engineering excellence and fuel economy.
The investigation by the EPA represents the biggest scandal at VW since it emerged in 2005 that company cash was used to pay for prostitutes and holidays for labour representatives.
The allegations by the EPA would be damaging for any company but they could not have happened at a worse moment for VW.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Volkswagen shares were down 21% in morning trading Monday as a crisis over alleged cheating on U.S. emissions tests deepened.http://on.wsj.com/VWshares

Volkswagen 柴油引擎檢驗造假抓包 恐遭罰台幣 5857 億元!2015/09/19 16:55

文/記者蔡昆霖
根據美國媒體報導指出,美國環保署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日前發現 Volkswagen 集團在旗下 42.8 萬輛柴油引擎車款的行車電腦中,值入一款特殊的程式,透過造假方式符合美國檢驗標準,可能面臨高達新台幣 5857 億元的罰款!
美國環保署日前發現Volkswagen集團在旗下42.8萬輛柴油引擎車款的行車電腦中,值入一款特殊的程式,透過造假方式通過美國檢驗標準。(圖片來源/AP Photo/Gene J. Puskar)
Volkswagen 集團檢驗造假之所以被發現,主要乃是因為美國西維吉尼亞大學進行車輛排污研究時發現,Volkswagen 車款的排汙數值出現差異,而美國環保署 EPA 介入調查後也發現,Volkswagen 集團在旗下柴油車款值入特殊程式,車輛能夠偵測到目前正在進行空污檢驗,然後完全啟動所有的污染物過濾系統以符合檢驗標準。
Volkswagen集團在旗下柴油車款值入特殊程式,車輛能夠偵測到目前正在進行空污檢驗,然後完全啟動所有的污染物過濾系統以符合檢驗標準。(圖片來源/Felix Marquez, AP)
但事實上,一般柴油引擎車型在路上行駛時,並不會 100% 運作污染物過濾系統,因此事實上,Volkswagen 柴油引擎所排放的廢氣污染物遠超過法定標準,而其中會導致呼吸道疾病以及氣喘的氮氧化物 NOx,更是超過法定規範的 40 倍之譜!
(圖片來源/Volkswagen)
一般柴油引擎車型在路上行駛時,並不會100%運作污染物過濾系統,因此事實上,Volkswagen柴油引擎所排放的廢氣污染物遠超過法定標準。(圖片來源/Volkswagen)
這次 Volkswagen 集團檢驗造假事件,未來不僅需大規模召回,若是根據 Clean Air Act 空汙法以一輛車最高罰金 37500 美元來計算,美國環保署 EPA 最高可開罰 180 億美元,折合台幣約為 5857 億元。
根據Clean Air Act空汙法以一輛車最高罰金37500美元來計算,美國環保署EPA最高可開罰180億美元,折合台幣約為5857億元。(圖片來源/Audi)
目前問題車款包含 2009~2014 年的 Jetta、Beetle、Golf;2014~2015 年的 Passat;2009~2015 的 Audi A3,而問題車款均為 2.0 升四缸 TDI 柴油渦輪增壓引擎車型。

2016年4月9日 星期六

劉振 (Liu Cheng ) 先生


戴明博士、劉振、高禩謹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wy_yVEjqLw



(暫定稿)

 劉振 (Liu Cheng , 字伯繩, 1911.4.12-1995.7.26)

1964年10月台糖公司退休轉中國生產力中心台南區服務處




 2013年初陳寬仁老師來信(我補充一點)
 官生平抓到了一片雲,慨允我使用。我想在雲端上佈置一處[伯繩紀念公園],完成後,我會放一些有品質概念的雜文上去。
公園入口處總得要一點介紹嘛!我寫了一段如附檔。特請你補充該有的元素,包括標點。不必太長。要寫[劉振傳]可以另外寫。

【伯繩紀念公園】入園須知     簡介伯繩

公名伯繩上海復旦大學畢業。在台灣糖業公司服務,至退休,再轉入中國生產力中心。任台南辦事處主任,並兼任東海大教職,授「品質管制」。為中華民國品質學會創立時會員。對於品管新知和應用,最為用心。主編《品質》月刊多年,自稱我編的《月刊》,保證沒有一個錯字﹑別字。在台灣糖業公司受「品質管制」訓練後,便以推廣「品質」為其終生職志。任職台南辦事處主任時說:「除了台北市,從新竹花蓮,我到處開班。」


2013.1.29 我打電話請問品質學會的林英賢先生 他幫我從劉老師的訃聞查出其生平.  林先生在第一次電話其間還告訴我房克成先生上周在美國過世




懷念劉佬
劉振老師自編的《品管文存》保留80年代美日的品質革命運動的一些資料。我將部分弄入: 戴明博士的一些參考書單  ASQCode of Ethics 的進步(ASQ History /Code of Ethics/Timeline :劉振先生有一篇"美國品質管制學會會員守則 " (12)的翻譯  應是在1980年代初/中期?)

劉振老師是位有情義的人,我們看他編的《施政楷先生品質管制遺作選集》(台北;中華民國民國品質管制學會,1983年)。這本書的品質和完整性,在CSQC空前絕後的。

他也是很堅守他的專業,譬如說,約1988年我請他校《轉危唯安》譯稿,他堅持只校他懂的部分(統計品管等),約半本書。80年代,忠樸的《品管拾穗》和我的許多TQM的譯稿,都被他評為散慢的文集,讓我打消出版的念頭。我認為他說得有道理。不過,還是應該像晃三兄那樣樂於鼓勵後進較好---7年前,某君編一本《品管字典》,他大力贊揚。

我對他最有情義的,可能不是滿足他的求知若渴: 劉振老師致漢清同學 (三通 1980 s)。而是1986年在Motorola 工作時,將一門統計品管的課,委託CSQC,指定劉佬來廠內上課 (他每回搭taxi 來內壢)。2012.12.10
 --


就一定程度而言,在1960-70年代,劉振老師是台灣與日本和美國「國際」連絡之重要窗口。參考 劉振先生與小柳賢一先生等。


劉振 先生是我在東海大學的品質課程老師。他採用 1972年 第4版 Statistical Quality Control( first published in 1946 and now inits seventh edition (1996, co-authored with Richard Leavenworth) --這本書章首Motto 三處有 Deming之名(Shewhart作品他們稱為共著)還是1944年為機械工程介紹Shewhart法之文章2次。2008年重讀知道:Holbrook Working (1895 – October 5, 1985), a professor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at Stanford University’s Food Research Institute, is known for his ...根據 E. L. Grant 說法 類似紅珠實驗(白珠-色珠)之道具 先由他用來當抽樣之教具--EUGENE L. GRANT (1897 - 1996 )MEMORIAL RESOLUTION 還可以注意到在1951即有 story of quality control之說法 (管制圖)--轉到日本變成qc story--很大的轉型......

我從
1973年9月起與他有緣,到1995年他去世,都保持聯絡;可惜當時沒想到死亡的問題,因此許多史料都沒向他請教讀其遺札如面談 懷念音徽--南朝梁˙劉勰˙文心雕龍˙頌贊:「年積愈遠,音徽如旦。」--參考 劉振老師致漢清同學 (三通 1980 s)


2008年我想幫先師們設些獎勵後進的獎項,我這樣說過 "......我們在「研究、出版和翻譯獎」上選擇梁永安先生,因為劉振老師在「出版和翻譯」上貢獻頗大;編輯出十來年的「品質管制月刊」(幾乎無錯字);翻譯方面,請參考樣本: 劉振 品管九講 譯者序言 (1970) --重要的與 Deming博士通信錄當稍後補充。我更想起 Deming博士在法國的讚美:法文版的『 轉危為安』,比原文出色。我想,Deming博士從與日本和台灣等地的交往經驗知道,翻譯是重要的、甚至根本的,如此,知識之傳遞,才可大可久。


2006年編過一本『台灣戴明圈:戴明講義與發揮』的草稿。它是我多年前為感謝劉振老師(1918-95)而編成的。
原本品質學會預定要在2005年11月為他逝世十周年辦一場紀念研習會,當時委員會主席指定由鍾漢清負責。可惜,後來因故沒辦成。我當初的基本想法是:打算將劉老師所有在『品質管制月刊』發表的文章編成網頁,製成CD,舉辦相關內容的文章發表會。( 2005/5/13 我參加品質學會QRDC(品質研究發展委員會)第9次會議的貢獻和承攬:十一月的劉振教授(1918-95)逝世十周年紀念研習會的主編,由鍾漢清負責。細節下月討論。)
王晃三說,劉老師在生產力中心的台南辦事處時,除了鼓舞同道成立研究小組之外:「當時在品管月刊社社長兼主編劉振會友,在他的協助下 ,在高雄地成立了一個名叫「品管研究小組( QCRG )小團體,相約每月聚會一次,分享與交換品管心得 。他的這種行事風格,展現出他對學習與分享的高度興趣…..」(王晃三);根據陳寬仁老師在『中華民國品質發展史』中說的,劉老師開課很積極,業務版圖含蓋的(地方)範圍,可以說是:除了不能到台北市開課之外,他大概全省都走透透。這努力與魄力,最能顯現前輩們開發、開拓品管的「骨力」。

我們可以將下段的「文化」改成「品管」而應用在劉振老師的身上:「…..他不計名利的編譯工作,似乎是對中西兩種文化作了「報恩」式的溝通。他研讀中英文學都曾投入心血,對兩種文化也都有深厚的感情。在感情上信奉「報恩主義」。這種人生態度,在他紀念師長、追述友情的文章中處處可見。」(齊邦媛「文學與報恩主義」聯合報,2006/08/01」)。

陳寬仁老師說:「…..想當年劉伯繩*拍胸脯說,我編的(品管)月刊,保證沒有錯字,別字。…..

我們只要讀讀劉振老師編的『施政楷先生品質管制遺作選集』(台北;中華民國民國品質管制學會,1983年),就可以充分了解什麼叫做『師、友、文章』。我相信,該書編輯之水準與認真,絕對是中華民國民國品質學會此類出版品中空前絕後的。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們的友情和犧牲貢獻於自己的理想。
我做為劉振老師所能報答的,畢竟都是些小事。譬如說1986年我任職台灣Motorola公司的汽車與工業電子事業部(AIEG)的品質暨可靠性保證部(QRA)經理時,恭請他向技術員和工程師介紹統計品管(SPC)。那陣子,他每次都能從台北搭計程車到內壢上課。從1989年起,我在台灣杜邦公司的總部,與他的住家相當靠近,所以每回到台北出差,都盡可能邀他會餐,他偶爾喜歡喝幾杯--在杜邦上班時,到「阿唐小吃」點他喜歡的下巴,再請他喝點酒,他就相當滿意了。他逝世前數月,我們還見過面,他跟我說,感覺自己的力氣漸失。那時候,我竟然聽不太懂…..


我用幾篇短文來紀念他。
劉振老師的譯書的故事 (部分)
2005年初某天晚上,查Juran的 Trilogy的圖示法之發展史。我可以說出它的某些缺陷。這種發現,因為沒有劉老師等人當聽眾,不免興奮不起來。
讀『(Juran)品管手冊』 (台北:中華民國品質管制學會,1979初版、1985再版),發現最後一篇是:『品質民族文化』(『品質管制和文化形態的關係』),它是由我大學同班同學李海狄女士翻譯的。我對此相當驚訝:那時,一定是劉振老師轉交給海狄,她就讀於政大企研所。不過,他劉老師校了稿,完全不提一字。這是很令人懷念的古風。



品質學的想像力:劉振、戴明、朱蘭
1997年中,戴明(W. Edwards Deming, 1900-93)博士的《轉危為安》(Out of the Crisis)終於由天下文化出版公司發行,並在『經濟日報』上選載。這本書劉振老師生前校正半部多,都屬統計品管相關章節,他很專業,謙稱其他部份他不懂。這時她已逝世近兩年,此書多少或可告慰他在天之靈。約在1987年,他幫我們校正了『轉危為安』半部。他客氣地說他只能校其中與統計品管等比較有直接關係者,其實這是很大的工程。
劉老師生前校譯過朱蘭(J. M. Juran,1904-2008)的《品質的分析與規劃》及《品管手冊》部分。現在朱蘭的《管理三部曲(Managerial Breakthrough)》,它為「朱蘭品質三部曲」的根本性作品,也由鄙人出版了。
劉老師那一輩的人,他們的才具或許平常(世界級標準),然而,「知之者莫如樂知者」(更不用談,大多數人實屬「無知者」),劉老師是品質界聞名的「樂知者」,一直保持吸收新知的熱誠。這些書籍的出版,他或許會覺得欣然吧。謹以上述兩譯本遙寄劉老師在天之靈。
我們這些受惠於前人遺澤的人,如果能在世間盡力創造某些業績(立德、立言、立功),來彰顯前人的德澤,才算完全報了恩。這種把經典作品整理、譯出,是很根本的奠基工作。然而,這也只不過算是起步而已。
英語學科”Discipline”一字多義:包括學科、學術領域、課程、紀律、嚴格的訓練、戒律、約束以至薰陶等。一門「學科-規訓」,究竟能否「可大、可久」呢?我認為這端視社會上有多少人以「嚴肅」的自覺態度,來做知識上的創造(發現)、傳播與應用。「品質」要如朱蘭所預測的,成為廿一世紀的主題的話,自然也不例外。
劉老師生平酷愛歷史與社會,當然,他領先撰寫的「品質史─台灣篇」等,也漸湮沒了。劉老師生平譯戴明博士的「品管九講」,印量相當有限,影響力有限,可惜。所以我們要重印這經典作品。
我們不妨說,戴明博士把「系統、變異、知識(學習)、心理」的「戴明之道」引入管理學,已成為一家之言。朱蘭極早重視、思考品質學這專業,如何成為一「學科規訓」。朱蘭更有其對「品質學」有歷史的洞察力,所以利用其基金會整理人類的品質史。他很早就與管理學作交流,所創的「品質三部曲:改善、管制、規劃」,也成為經典作品。
我們也不妨模仿C. Wright Mills的《社會學的想像力》用語,選一「品質學的想像力」用詞:它為一種能夠幫助人們運用資訊,並發展理智的能力,以使人們能清晰、扼要地了解,高品質之世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世人自己又將成為一怎樣的人。換句話說,「品質學」可協助人們的「安身立命」,即生命追求的是品質,也就是希臘人所說的「真、善、美、富庶」。「品質學想像力」的任務與遠景,已由戴明博士、朱蘭及劉老師、王晃三博士等跨出了一小步,更有待有心人的開拓及落實。我總是喜歡引用:「微斯人,吾誰與歸」。





著作
化學工業品質管制(附計算實例) 劉振編撰
台北:中國生產力及貿易中心,1964
品質名詞 劉振編著 台北:中華民國品質管制學會,1992
劉振老師編『施政楷先生品質管制遺作選集』(台北;中華民國民國品質管制學會,1983年)--相當有功力的編著 This compiled book is the deposit of a social relationship---「儲淚一升悲世事,減愁三尺看君書。」 ---我 (Tony K. J. Chen)在學會翻舊月刊時 舊者指施 劉時代 頗有斯感

翻譯
高級品質管制學 吳玉印, 張源漳, 劉振合譯
臺北:中國生產力及貿易中心,1967/75
品管九講 W. Edwards Deming 劉振譯
Deming W. Edwards,臺北:品管學會,1970:台北:中國生產力中心,1972

劉振 品管九講 譯者序言 (1970)

品質管制 Dale H. Besterfield 劉振譯
臺北:中興管理,19801984/1991
劉 振 校/譯
 Quality Control 8th Edition, Dale H. Besterfield
Quality Control 8th Edition by Dale H. Besterfield delivers fundamental protection of quality control ideas. Adequate ...











特別謝謝戴久永老師轉送劉振教授編譯的兩本書:
《品管九講》增定本,台北:中國生產力中心,1972;原本70頁,增加3附篇: 品質管制指南;分析數據用的管制圖法;管制品質用的管制圖法。
(劉振)品管文存》:搜集8篇翻譯和45篇作品,多數發表在《品質管制月刊》,時間可能橫跨40年以,待查。這可能是劉老師生前參考用,以及方便他身後,為他編遺書的人。許多很可參考。考慮編一本紀念他們的書(含學會創辦人高禩瑾)

目錄
1. 美國品質管制學會會員守則()
2. 品管上的幾個基本觀念
3. 簡易為上()
4. 品管漫談--從程孟郎*博士演講會想起 品質管制月刊  24:1(1988.1)    1987.10.18師範大學演講廳百人參加:  操作紀錄圖/作業定義/戴明循環/數字目標
5. 提高品質
6. 淺談產品責任的譯名
7. 現代的品質管制()  
8. 歷史上品管名著紀念版問世 《品質管制月刊 1981.10, p.45

9. 《A. V. Feigembaum氏新著: 全面品質管制》三版問世
《品質管制月刊 1983.10, pp.55-6


10. 我所知道的TQC
11. 驗收抽樣淺釋() ()
12. 自由度淺釋
13. 使用105D表時的幾個錯誤的觀念和用法
14. MIL-STD-414 表的圖解應用
15. 計數值檢驗抽樣標準( ANSI/ASQC Z1.4-1981)
16. 計量值單次抽樣計劃
17. 怎樣設計一個AOQL 抽樣計畫
18. ppm AOQL 抽樣計畫
19. Shewhart X-bar 管制圖的解說法
20. 共同原因和特殊原因
21. 預先管制
22. 介紹一種簡單而實用的管制圖()
23. 增設警戒界限的X-bar 管制圖
24. 偏態分配下面積之計算
25. 怎樣在工廠中推行品質管制
26. 怎樣設制品質管制委員會
27. 供應商簡易評估法
28. 評介《不流淚的品管》
29. 簡介日本三大製藥廠的品質管制
30. 美國品管學會的各種服務獎和績優獎
31. 訪問中國人造纖維公司實施品質管制報告
32. 台鳳公司品管成績
33. 辦理菇罐品管班述要
34. 品管問答 () ()
35. 時常被問到的品管問題() () ()
36. 戴明博士蒞台花絮
37. 新年新願望
38. 新年三願
39. 這樣的廣告糟透了
40. 中華民國的品管運動(高禩瑾作,劉振譯)
41. 中華民國二十年來之的品管運動簡史
42. 中華民國的品管大事年表
43. 海峽對岸的品質管制活動
44. 日本服務業的品管圈活動()
45. 祝賀日本第2000次品管圈會議()
46. 《品管月刊》與品質學會
47. 談正字標記和國家標準
48. 談品質管制的國家標準
49. 海峽對岸的標準化活動
50. 哭施政楷兄----“品管人的楷模
51. 敬弔本會創始人高禩瑾先生
52. 悼吳道艮先生
53. 石川馨小傳




*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暨新任總會會長程孟郎教授簡介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

北美洲台灣人教授協會(North America Taiwanese Professors' Association, 以下簡稱 NATPA)為了響應於 1979 年底發生的高雄美麗島事件,支援台灣的民主運動,一群旅居北美洲的台灣人精英學者,發揮空前的團結,以集思廣益決定以傳道授業、宏揚學術、以文會友、關心台灣及從事有關台灣問題之學術性的研究與檢討為宗旨,於 1980 年在美國創立並由芝加哥大學(University of Chicago)傑出台灣人教授廖述宗博士擔任創會會長。
NATPA 設有總會及十個分會,包括南加州分會,共有數百位會員,會員以在北美洲學術及研究機關從事教研工作者為主。
NATPA 除了定期的 Newsletter 外,並將出版高水準有關台灣各方面的論文集(Taiwanese Inquiry)。
NATPA 也特別注重與學生社團的互動,並鼓勵年輕一代的台灣留學生、台美學生踴躍參與 NATPA 的活動。
NATPA 的其他主要活動包括舉辦年會(曾在台灣辦過數次年會),發表公共政策聲明,主辦協辦各種學術研討會(經濟、科技、人文、教育、政治等),提供主講人員(Speakers)給各社團,協助台灣政府及民營機關解決問題(木柵線體檢等)以及與台灣學術機構合作,致力於各領域的研究工作。
NATPA 新任會長程孟郎教授相信 NATPA 將能繼續為台灣的建國有所貢獻。
程孟郎教授,雲林縣西螺人,擁有紐約大學(New York University)工商管理學博士學位。目前在聖地牙哥州立大學商學院擔任教授,專供全面性品質管理(Total Quality Management)及其他管理制度,以提高生產力為主。
程教授曾任職於耶魯大學,喬治頓大學及加州大學並兼任多方的顧問包括美國國家品質獎審查員及加州品質獎審查員。
程教授經常受邀赴世界各地作學術演講,包括加拿大、墨西哥、阿根廷、瑞典、波蘭、日本等等。程教授在他的專業領域上對故鄉台灣也作出了相當豐碩的服務與貢獻,1995 年由 NATPA 推薦出任陳水扁市長召集之台北捷運體檢委員會委員。程教授曾任聖地牙哥台灣同鄉會長及 NATPA 理事會理事。2011?

Milton M. Chen,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Professor Chen teaches total quality management (TQM), production and operation management, and decision support systems (DSS) at San Diego State University (SDSU) in the College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He is the Graduate Advisor for the TQM Program.Dr Chen served as Program Director for the Institute of Quality and Productivity during 1987-1993.He is the Co-Director of the Japan Studies Institute.He was a visiting professor at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 Graduate School of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and Pacific Studies in 1998. He received his Ph.D. in Management Science and Statistics from the Graduate School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New York University, in 1972 and was a graduate student studying under Dr. Deming.
Dr. Milton Chen
Dr. Chen's present activities include the development of a book entitled Quality, Productivity, and Global Competition based on American and Japanese experiences.His publications appear in academic journals, proceedings, and business magazines.His current research focuses on applying quality and productivity to the e-commerce sector.
Professor Chen served on the U.S. Baldrige National Quality Award Examination Board as an examiner in 1991 and 1992.He also served on the Board of Examiners for the California Golden State Quality Award in 1994 and was a judge for 1998.
He has made frequent trips to Japan to study the Japanese TQC philosophy and implementation.He has consulted and lectured widely in the U.S., Canada, Mexico, Taiwan, Japan, China, Poland, Peru, Argentina, and Sweden for private companies, professional organizations, universities, and government agencies.
He is active in several professional societies, including the American Society for Quality (ASQ), Decision Science Institute (DSI), and Institute for Operations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Science (INFORMS).He has received a number of awards and certificates of appreciation from various organizations, including U.S. Dept. of Commerce, State of California, Northrop Corp., SDSU, ASQ, and INFORMS.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