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經濟學與台灣戴明圈: The New Economics and A Taiwanese Deming Circle

「華人戴明學院」是戴明哲學的學習共同體 ,致力於淵博型智識系統的研究、推廣和運用。 The purpose of this blog is to advance the ideas and ideals of W. Edwards Deming.

2017年9月20日 星期三

Thomas Nolan等人Understanding Variation—26 Years Later ;劉振教授:共同原因和特殊原因







品質月刊月刊目次
中華民國一百零六年 九月號53卷9期


月刊目次
http://www.csq.org.tw/ct.asp?xItem=4445&ctNode=81




  • 劉振教授:共同原因和特殊原因   (這篇是我HC建議編者參考的,當然,最權威的說法,請參考;W. Edwards Deming {轉危為安})
  • 「共同原因和特殊原因」讀後感


  • 翻譯:瞭解變異 — 26 年後 正確評鑑變異是有效決策的基礎
 (作者Thomas Nolan等人,可參考拙譯  BRIAN JOINER 的 {第四代管理})


Understanding Variation—26 Years Later - ASQ

asq.org/quality-progress/2016/11/best.../understanding-variation26-years-later.html
Abstract:A Quality Progress article published in 1990 stressed the importance of understanding variation when interpreting data and the high costs of failure to ...


Abstract:A Quality Progress article published in 1990 stressed the importance of understanding variation when interpreting data and the high costs of failure to appreciate and account for both common and special variations. Since that time, data sources have multiplied and data sets have grown vastly larger and richer, enabling greater understanding of the stable and unstable processes that contribute to variation and offering more informed insights for potential systematic improvement. The authors use Shewhart's theory and methods to analyze publicly available data regarding falls with injury, work fatalities, and high school drop-out rates. Key questions asked in each case are whether the process is stable or unstable and what action makes sense in view of the stability or instability of …





2017年9月13日 星期三

投資基金Tarkio Fund與品質管理、戴明哲學



Tarkio Fund
The core of this philosophy comes from the work of WEdwards Deming, the ... Toyota's management system was designed around Deming's idea.


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胡適 《名教》 (1928) 、中國境內口號滿天飛:講文明,禮讓、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等 (阮偉明、 Alicia Liu)、戴明博士(W. Edwards Deming)的《轉危為安》

中國境內口號滿天飛:講文明,禮讓、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等等 (阮偉明、 Alicia Liu)
口號的"問題",從胡適在民國17年,

.......現在我們中國已成了口號標語的世界。有人說,這是從蘇俄學來的法子。這是很冤枉的。我前年在莫斯科住了三天,就沒有看見牆上有一張標語。標語是道地的國貨,是“名教”國家的祖傳法寶。    試問牆上貼一張“打倒帝國主義”,同牆上貼一張“對我生財”或“抬頭見喜”,有什麼分別?是不是一個師父傳授的衣缽?     試問牆上貼一張“活埋田中義一”同小孩子貼一張“雷打王阿毛”,有什麼分別?是不是一個師父傳授的法寶?    試問“打倒唐生智”“打倒汪精衛”,同王阿毛貼的“阿發黃病打死”,有什麼分別?王阿毛盡夠做老師了,何須遠學莫斯科呢?    自然,在黨國領袖的心目中,口號標語是一種宣傳的方法,政治的武器。但在中小學生的心裡,在第九十九師十五連第三排的政治部人員的心裡,口號標語便不過是一種出氣洩憤的法子罷了。如果“打倒帝國主義”是標語,那麼,第十區的第七小學為什麼不可貼“殺盡矮賊”的標語呢?如果“打倒汪精衛”是正當的標語,那麼“活埋田中義一”為什麼不是正當的標語呢?    如果多貼幾張“打倒汪精衛”可以有效果,那麼,你何以見得多貼幾張“活埋田中義一”不會使田中義一打個寒噤呢?    故從歷史考據的眼光看來,口號標語正是“名教”的正傳嫡派。因為在絕大多數人的心裡,牆上貼一張“國民政府是為全民謀幸福的政府”正等於門上寫一條“姜太公在此”,有靈則兩者都應該有靈,無效則兩者同為廢紙而已。    我們試問,為什麼豆腐店的張老闆要在對門牆上貼一張“對我生財”?豈不是因為他天天對著那張紙可以過一點發財的癮嗎?為什麼他元旦開門時嘴裡要念“元寶滾進來”?不是因為他念這句話時心裡感覺舒服嗎?    要不然,只有另一個說法,只可說是盲從習俗,毫無意義。張老闆的祖宗傳下來每年都貼一張“對我生財”,況且隔壁剃頭店門口也貼了一張,所以他不能不照辦。    現在大多數喊口號,貼標語的,也不外這兩種理由:一是心理上的過癮,一是無意義的盲從。    少年人抱著一腔熱沸的血,無處發洩,只好在牆上大書“打倒賣國賊”,或“打倒日本帝國主義”。寫完之後,那二尺見方的大字,那顏魯公的書法,個個挺出來,好生威武,他自己看著,血也不沸了,氣也稍稍平了,心裡覺得舒服的多,可以坦然回去休息了。於是他的一腔義憤,不曾收斂回去,在他的行為上與人格上發生有益的影響,卻輕輕地發洩在牆頭的標語上面了。    這樣的發洩感情,比什麼都容易,既痛快,又有面子,誰不愛做呢?一回生,二回熟,便成了慣例了,於是“五一”“五三”“五四”“五七”“五九”“六三”……都照樣做去:放一天假,開個紀念會,貼無數標語,喊幾句口號,就算做了紀念了!    於是月月有紀念,週週做紀念週,牆上處處是標語,人人嘴上有的是口號。於是老祖宗幾千年相傳的“名教”之道遂大行於今日,而中國遂成了一個“名教”的國家。.......
1980年代,戴明博士(W. Edwards Deming)的《轉危為安》(1981/1986)一書中,對於"口號"在產業、官方、學界等的不良影響,也有諸多論述。






今天2017.9.13 在facebook 讀到
阮偉明教授新增了 4 張相片 (只留一張)、簡單評論,又有其學生劉女士的呼應



【雅安行】市區內到處都看得到這宣傳標誌,內容很難讓人去反對。只是當這些價值成為口號時,就表示還沒有做到,甚至永遠無法做到,只是敲鑼打鼓,表面一下。讓我想起半個世紀前的台灣,「保密防諜」和「復興中華文化」也曾經貼的到處都是,標語口號背後,必定有威權。如今煙消雲散,我很高興我們已經遠離那個年代。一星期後,我到上海看攝影藝術博覽會,街上照樣躲不掉這標語。

Alicia Liu 老師,蘇州是地鐵和公車到每站都會廣播一次~~講文明,禮讓等口號,但每次排隊都一堆人往前衝,口號再多也沒用啊~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