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經濟學與台灣戴明圈: The New Economics and A Taiwanese Deming Circle

「華人戴明學院」是戴明哲學的學習共同體 ,致力於淵博型智識系統的研究、推廣和運用。 The purpose of this blog is to advance the ideas and ideals of W. Edwards Deming.

2016年12月1日 星期四

"15分鐘充電80% 保時捷發力研發電動汽車" (彭博商業周刊)

這篇文章歸類困難。我翻譯過的【精實革命】(Lean Thinking)中對90年代的保時捷有不少之記錄。對於顧客的充電要求和心理之說明,很可參考。

【即時頭條】15分鐘充電80% 保時捷發力研發電動汽車
在負責Cayman和Boxster這兩款保時捷(Porsche)雙門跑車的那些年裡,維克巴赫(Stefan Weckbach)從來沒遇到過將公司首款全電動車推向市場時所碰到的難題:引擎聲音。電動汽車或許安靜得有點不像保時捷跑車了。「顧客會因為聲音而熱血沸騰。」維克巴赫說,他負責研發將於2019年面市的第一款保時捷電動轎車。「顧客告訴我們,『我們很喜歡保時捷的引擎轟鳴聲,希望電動車也能發出同樣的聲音。』」
維克巴赫帶領著一支30人左右的團隊,負責四門轎車Mission E的研發,這款電動車像是保時捷Panamera的縮小版。團隊中的每個成員都是某方面的專才,如設計、後勤或者資金。團隊還能借力保時捷公司數千名專家資源來處理各種挑戰,不管是細節問題(如車門鉸鏈的強度)還是根本性的問題(車型是敞篷車還是運動型多功能車)。
在保時捷大力研發電動車之際,整個汽車行業已經開始向電動車領域傾斜,歐盟也準備出台嚴格限制傳統汽車二氧化碳排放的規定,定於2020年生效。研究公司LMC Automotive預計,到2020年全球電動汽車的銷售量將翻兩番,超過120萬輛。平治(Mercedes-Benz)創建了電動汽車品牌EQ; BMW在2013年推出電動車i3,如今準備推出電動SUV和Mini車型; Tesla旗下售價6.5萬美元以上的Model S電動車銷售強勁,計劃明年推出售價3.5萬美元的Model 3車型。「整個汽車行業都在向電動車傾斜,保時捷也不應該缺席。」德國貝爾吉施格拉德巴赫的應用科技大學(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研究汽車行業的專家布拉澤(Stefan Bratzel)表示。
保時捷在「電動化」過程中面臨一定風險。幾乎沒有汽車製造商像保時捷這樣擁有忠誠度極高的客戶。當他們深愛的保時捷推出了家庭友好的SUV系列,其傳統跑車的鐵桿粉絲頗感不安。確實,保時捷辨識度最高的車型還是發動機後置的911跑車,但2011年以來SUV佔據了保時捷的大部分銷量。公司把電動車Mission E的預算定在10億歐元左右,其中包括正在斯圖加特車廠(911和Boxster等車型皆在此處生產)附近正在建的新油漆車間和組裝車間。保時捷還表示會僱傭1400人來從事設計、市場和組裝方面工作。「我們希望成為未來電動跑車的代表。」保時捷行政總裁布魯姆(Oliver Blume)表示。
雖然保時捷過去十年來大部分時間都在研發電動車樣車,但這次發力真正始於2014年。2014年末,維克巴赫開始建立自己的團隊,同時揹負著一個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為2015年9月的法蘭克福國際汽車展(Frankfurt International Auto Show)打造一輛可行駛的原型電動車。設計師花了幾個月的時間來畫草圖,根據時任保時捷行政總裁、現任大眾(Volkswagen)行政總裁的穆勒(Matthias Müller)的設想,第一輛電動車應該是轎車。「傳統主義者還沒有準備好接受一輛電動跑車。」法蘭克福投資銀行Bankhaus Metzler的分析師皮佩爾(Jürgen Pieper)說。
維克巴赫表示,保時捷的設計師需要面對現實,著力於可以實現的想法。在前端沒有引擎的情況下(電動車的發動機通常直接和車輪或車軸相連),這款車本可以實現很低的前部,但依然達不到設計師想要的那種低度,因為還是有很多元件需要放置在車廂前面。「有時候,我們確實是為了幾毫米的距離在奮鬥。」維克巴赫回憶道。
如今,維克巴赫的團隊正在歐洲各地測試幾款樣車,不過它們都被偽裝成了其他車型。在試駕了16萬公里後,樣車為研發者提供了駕駛體驗方面的洞見。其中最重要的是駕車者對里程的焦慮和對充電的不耐煩,這些成了研發過程中著重解決的基礎問題。如果充電一次不能維持480公里的駕駛里程,而且充電時間在15分鐘以上,消費者就會剋制自己的購買慾望。
按照保時捷的說法,快速充電是其電動車的重要優勢:保時捷採用的是800伏的電池組,而不是行業標準400伏。保時捷稱,這一充電技術能讓顧客在15分鐘內把電池充滿80%,確保400公里的行程。充電系統還採用了更輕的充電線,使車重減輕了約23公斤,進一步提高了續航里程。維克巴赫表示,這款電動車達到了600馬力,從靜止提速至100公里/小時只需3.5秒,最高時速為250公里,這「將是一輛真正的保時捷。」撰文/Christoph Rauwald and David Rocks

2016年11月21日 星期一

評:A Fake Egyptian Cotton Scandal Has Arrived


W. Edwards Deming【轉危為安】(台北:經濟新潮,2015)  第6
品質與消費者

早期放映有聲電影的問題,大多因為操作說明書不當所造成的。這些從德文譯成英文的說明書文章不通,譯者兩德、英文都不精。──華盛頓電影人學會公報196711月。


工業不斷地發展,消費者的偏好也是。雙方都要求更多、品質要更好。──埃及棉花輸出公司發言人,摘錄自1971115日《紐約時報》。
https://books.google.com.tw/books?id=i2lB09HvPpsC&pg=PT250&lpg=PT250&dq=DEMING+OUT+OF+CRISIS+COTTON&source=bl&ots=F1KgUaqUAP&sig=DRyCWbjhxoaPLcg0Vxm_g4bm1jM&hl=en&sa=X&ved=0ahUKEwjd0diLsbnQAhUEOJQKHc8aDfYQ6AEILjAD#v=onepage&q=%20COTTON%20exporting&f=false

Your sheets aren't what you think they are.

Turns out that stores like Target and Wal-Mart have been selling premium-priced sheets purportedly made of Egyptian cotton, but that may in reality be woven with lower-quality cotton blends.
BLOOMBERG.COM

2016年11月9日 星期三

美國大選與民調

Donald J. Trump has stunned America and the world, riding a wave of populist resentment to defeat Hillary Clinton in the race to become the 45th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Henri Matisse - Le laboratoire intérieur. Aux musées des Beaux-Arts de Lyon.



Hanching Chung 我在選前一直接到兩組衝突的信息:英國獨立報、鏡報等報Clinton的醜聞、CNN的民調....都偏Trump.... (10來年前,美國很多人反對被政界-總統被BUSH、CLINTON等家族壟斷,成何體統.....我一直注意這暗潮......)
"It was always going to be a contest between authoritarian populism and progressive populism, eventually. For now, authoritarian populism has won. That's the real meaning of Donald Trump. But if we are united and smart and disciplined, progressive populism will triumph, because it's humane."--Robert Reich
~~~~~無法信服的說法
美國大選結果 為什麼所有的民調都猜錯了?
作者:張詠晴  天下當期精選
在美國2016年總統選戰期間,川普為全美、甚至全世界人口,帶來一場有生以來看過的最荒謬政治大戲。數日前,美國選舉民調、政治分析師幾乎是一面倒主張,希拉蕊會是選舉贏家。但大選結果卻打了他們的臉。為什麼?

大選前,《紐約時報》預測,希拉蕊有85%的機率當選總統。《哈芬登郵報》更是篤定說,希拉蕊有98.3%機率勝出。政治新聞網站「FiveThirtyEight」說,希拉蕊有接近67%機率會贏。
但到了台灣時間9日中午,《紐約時報》改口,聲稱川普有95%機率入主白宮。
部分原因或許在於川普善於動員民調機構無法預測的那一群選民。
比方說,川普打動白人勞動階層,而這一群人過往不太有意願投票。川普不按過去遊戲規則打選戰,顯然讓先前沒被拉票雷達鎖定的一群人很興奮。
另一種可能是,其實想投川普的選民,自覺投給川普很丟臉,因此他們在接受民調訪問時,會做出違心之論,為的是不想被其他人知道,自己支持一位有種族歧視和性別歧視的候選人。
第3種可能是,美國人根本還沒準備好接受一位女總統,而且,他們將這種「保守」、「不夠進步」的想法偷偷地藏在心裡,直到進入投票所後,才展現出來。
民調公司、學者專家難以用任何既有的理論模型,套用在這群選民身上。畢竟,美國主要大黨過去從沒提名過女性總統候選人,又怎麼會有可套用的分析模型?
最後一個可能的原因是「確認偏誤」。也就是說,民調公司或媒體太有自信,而忽略了任何不利或與自身想法牴觸的資訊。
這確實非常可能發生,因為菁英們,以及自認非常懂美國政壇的專家們,一旦發現與牴觸預期的資訊,可能會選擇故意淡化它,或視而不見,進而影響預測準確度。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