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戴明學院」是戴明哲學的學習共同體 ,致力於淵博型智識系統的研究、推廣和運用。 The purpose of this blog is to advance the ideas and ideals of W. Edwards Deming.

2011年4月5日 星期二

一些交流筆記


趙民德老師給個提問和他的舊作供我們參考 :

Dear HC,

這好像不是生查子.
生查子是八句五言,同一仄聲韻.

Min-Te CHAO

p.s. A paragraph I did in 1964,

生查子
Saturday, February 1st, 1964

但解別時難
不堪摘紅豆
長日終懨懨
鏡裡朱顏瘦

再見是何期
唯約黃昏後
憔悴儂和我
只有情如舊

1964年作
----

“胡適人文講座 2010 ”之宇文所安系列演講資料匯總

Owen 教授指導過一篇博士論文 談的是文人對於園林的"OWNERSHIP" 的變遷
*****---

Dear HC,

讀胡適的<容忍與自由>一文,說到:
<< 在殷海光先生對我的《容忍與自由》一文所寫的一篇《讀後》裡,
他也贊成我的意見。他說如果沒有「容忍」,如果說我的主張都是對的,不會錯的,結果就不會允許別人有言論自由。我曾在《容忍與自由》一文中舉一個例子,殷先生也舉了一個例子。>>
想到佛經有類似的教導:
《中阿含171經》卷44〈2
根本分別品〉:「若作是說:『如是見者,則為正見,異是見者,則彼智趣邪。』者,我不聽彼。若所見所知極力捫摸,一向著說,此是真諦,餘皆虛妄者,我不聽彼。所以者何?阿難!如來知彼人異。」(CBETA,
T01, no. 26, p. 708, a13-17)

Ken Su
---

hc和他: 這也是"了解 變異-系統-知識-心理" (DEMING) 的看法

***--

教授:您好!

我最近看完「戴明博士四日談」一書,目前正在看「4th Generation Management」。

四日談一書有提到消費者研究(p.190)及實踐哲學時需要導師(p.200)。面對我學校的現況,我期待引進戴明的管理哲學,困惑的是該如何做?

我在想是不是可以透過導師的協助?再來是,學校是不是需要進一步做消費者研究來了解市場之聲?該如何做?

祝快樂!

日亮 4/5

----

張校長

很謝謝您再來信
我的確可以當你們的"資源"--導師我不敢當
Dr. Deming 在講消費者研究是1930s-50s 他參與美國某大市場調查公司之顧問 (事實上 他之所以到紐約大學兼課五十多年 可能是他的"研究伙伴的安排 方便他從華盛頓到紐約討論---參考我2008年的書)
我想教育界當然也要了解"顧客"/市場.....
不過它的意義和做法與工商業是很不同的.....
要怎麼做
或許是貴校先要思考創校目的和處在當前環境下 如何成功 (所有利害關係者都互利)....
這只是一時的淺見
跟你聊聊天



平安

----

鍾教授:

看來是個大工程,容我改天北上,親自拜訪再詳談。
祝快樂!
日亮 4/5

沒有留言:

網誌存檔